行業新聞
  • 注意!《公共圖書館法》實施,將給出版業帶來這五大變化!
  • 來源:2018年1月11日 出版商務周報打印收藏
  •     新年到,十九大后首部文化立法——《公共圖書館法》從1月1日起正式實施。這部法律究竟涉及公共圖書館服務、建設的哪些舉措?公眾可以享受到哪些權利?出版機構和圖書館又可以在哪些方面發力?這五項變化值得注意,快跟商務君一起來看看吧。

        前天不僅是2018年的第一天,也是《公共圖書館法》正式實施的第一天。《公共圖書館法》是國家層面公共文化領域的首部專門法律,對公共圖書館的建設、運行、服務、管理和保障等作出了具體規定,尤其是要免費向社會公眾提供以下四類服務:文獻信息查詢、借閱;閱覽室、自習室等公共空間設施場地開放;公益性講座、閱讀推廣、培訓、展覽;國家規定的其他免費服務項目。

        新華社報道稱,此次《公共圖書館法》的施行,彰顯了公共圖書館事業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中的重要地位,體現了公共圖書館在新時代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的重要作用,也成為我國歷經百余年的公共圖書館事業跨入新時代的標志。

        《公共圖書館法》主要有以下幾大亮點:第一,預示公共圖書館事業發展進入快車道、呼應新時代社會主要矛盾轉化的歷史要求、構筑體現公共圖書館事業發展規律的基本制度;第二,《公共圖書館法》明確了新時代公共圖書館在堅定文化自信、推動社會主義文化繁榮興盛偉大事業中的責任;第三,《公共圖書館法》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理念,通篇貫穿滿足人民群眾基本文化需求這條主線,《公共圖書館法》與公共文化服務保障法和重大改革政策緊密銜接,構筑了體現公共圖書館使用和發展規律的基本制度,形成了保障人民利用圖書館權利的基本規范。

        那么,《公共圖書館法》的實施,對出版業來說到底將帶來哪些變化?

        變化一:廣闊的館配市場空間 

       
     《公共圖書館法》中規定,“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應當將公共圖書館事業納入本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規劃,將公共圖書館建設納入城鄉規劃和土地利用總體規劃,加大對政府設立的公共圖書館的投入,將所需經費列入本級政府預算,并及時、足額撥付。”這意味著我國建設公共圖書館的步伐將穩步推進。

        全國館配商聯盟常務副理事長、北京人天書店集團(簡稱“人天書店”)總經理施春生曾分析,未來國內每年館配市場規模可達170億元,其中公共圖書館最少存在30億元的市場空間。如今,《公共圖書館法》一實施,政府扶持推進建設公共圖書館的同時,必定會為出版業帶來更廣闊的館配市場空間。根據人天書店監控數據表明,以下幾類書最受館配市場歡迎:

        第一,當年出版的圖書在該年銷售的碼洋最高。同年以及上一年度出版的圖書占館配圖書銷售碼洋的比重較高,約占75%以上。這是館配行業最大的一個特點,這條規律對出版社來說非常有用。第二,在館配市場中,社科類的圖書銷量最好,適合大多數圖書館要求。第三,近三年,文學、工業技術、歷史與地理、經濟類圖書占館配市場綜銷售碼洋比例超過50%,其中文學類銷售碼洋增幅最大。文學類圖書銷售碼洋增加,說明很多公共圖書館也參與進入館配市場中,文學類作為消耗類圖書需要不斷補充,所以接下來出版社需要重點關注公共圖書館的市場。第四,隨著高校圖書館評估結束,高校館藏發展方向趨于收藏性、學術性,而其他圖書館越來越重視定價稍高的圖書。第五,近三年的圖書在銷品種內,單品種圖書平均定價正在逐年增加。

        所以,出版機構應該把握好潛在的公共圖書館館配市場空間,針對館配市場的特點,重點出擊,提供優質精品出版物。

        變化二:豐富的圖書閱讀活動 

       
    “公共圖書館應當通過開展閱讀指導、讀書交流、演講誦讀、圖書互換共享等活動,推廣全民閱讀。”《公共圖書館法》中對于公共圖書館的圖書閱讀活動進行了規定,這對于出版業來說無疑是一個很好的資源。

        如今,支持實體書店發展的工作不斷進行,在各書店舉辦的作家交流活動等層出不窮,除了實體書店外,公共圖書館未來同樣將是一個很好的交流空間。

        出版機構可以邀請作家進圖書館與更多的讀者進行交流;讀書會、閱讀推廣人等也可以通過公共圖書館的平臺進行讀書交流、閱讀指導、演講誦讀等活動;“共享書店”“丟書大作戰”等新式玩法,也可以進入圖書館,以更規范、更精準的人群定位有秩序的進行。

        變化三:針對少年兒童等特殊人群的定制化服務 

        各種“青少主題書店”“專業兒童書店”不斷誕生的當下,《公共圖書館法》中對于少年兒童等特殊人群也進行了更細化的規定,“政府設立的公共圖書館應當設置少年兒童閱覽區域,根據少年兒童的特點配備相應的專業人員,開展面向少年兒童的閱讀指導和社會教育活動,并為學校開展有關課外活動提供支持。有條件的地區可以單獨設立少年兒童圖書館。”

        對于少兒社來說,這無疑是一個好消息。通過出版優秀圖書,打開更為廣闊的館配市場,將繼續為少兒類圖書在圖書銷售的領先地位添磚加瓦。由出版機構主導的“名家進校園”等公益性活動,也可以實現更廣闊的輻射半徑,帶給少年兒童們豐富的閱讀體驗與社會教育。而專業的少年兒童圖書館等,將給出版機構帶來更精準的讀者定位。

        變化四:巨大的數字出版以及知識服務內容的需求

       
    國家構建標準統一、互聯互通的公共圖書館數字服務網絡,支持數字閱讀產品開發和數字資源保存技術研究,推動公共圖書館利用數字化、網絡化技術向社會公眾提供便捷服務。政府設立的公共圖書館應當加強數字資源建設、配備相應的設施設備,建立線上線下相結合的文獻信息共享平臺,為社會公眾提供優質服務。”《公共圖書館法》的這項規定,無疑讓更多數字出版從業者看到了希望。

        施春生曾介紹,隨著國家公共文化體系的建設、圖書館館藏資源模式和服務方式的轉變,館配市場發展方向悄然改變,亟待數據服務和管理模式等方面的創新:第一,通過館配商的技術手段、流程化服務等,圖書館繁瑣的服務將通用化;第二,讀者閱讀需求的變化導致圖書館館藏資源建設向數字化轉變,館配市場需要成熟的電子書平臺;第三,中外文期刊、電子書等數據庫的逐漸建立,提供豐富館藏資源的同時,便于借閱查找和節省圖書館空間;第四,圖書館對于圖書管理軟件、圖書館自動化管理系統、電子書管理系統、圖書館信息網絡系統等軟件的需求;第五,圖書館設備自動化、智能化升級的需求;第六,圖書館設備自動化的變革后,所使用的材料也逐漸適應自動化管理;第七,機器人+圖書館、VR閱讀平臺、圖書館裸眼3D設備等科技,將刷新圖書館服務新體驗。這些變化對于服務出版業的技術提供商來說,有巨大的市場空間。

        另外,對于當下熱門的知識服務產品,也可以通過與圖書館合作,為更多的讀者群體服務。

        變化五:古籍等專業類圖書的出口

        在當下弘揚傳統文化的環境中,《公共圖書館法》對于公共圖書館的古籍類圖書建設也作出了要求,“政府設立的公共圖書館應當加強館內古籍的保護,根據自身條件采用數字化、影印或者縮微技術等推進古籍的整理、出版和研究利用,并通過巡回展覽、公益性講座、善本再造、創意產品開發等方式,加強古籍宣傳,傳承發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

        對于古籍社來說,可以把握這一市場的新變化,通過加強對于古籍整理、出版和研究利用工作的重視外,根據新書或者重大研究成果、出版成果,相應進行巡回展覽、公益性講座等文化活動,開辟古籍出版的衍生文創產品。在傳承傳統文化的同時,增加出版機構的出版下游產業鏈。此外,專業出版社也可借此機會,重視公共圖書館的館配市場。(本文編輯:路遙)

  • 發布日期:2018-01-11 共4459 人瀏覽
重庆欢乐生肖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