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書訊
  • 扇動經典翅膀,“太陽鳥”穿越20年
  • 來源:遼寧人民出版社打印收藏
  •    不忘編輯初心,方得讀者真心“。太陽鳥文學年 選”是遼寧人民出版社于 1998 年創 立的文學品牌,至今已經走過20個春秋。20年來,在著名作家王蒙的引領下,該系列認真梳理中國年度文學創作成就,推選出思想性、藝術性俱佳,有代表性和影響力的年度優秀作品,定格中國文學每一年的最新成就和社會潮流演變,是當代文壇檔案式的記錄與傳承典藏。對于當代讀者乃至整個文壇而言,“太陽鳥”都具有深遠意義,并產生著廣泛影響。

       1998 年,“太陽鳥文學年選”項目初創之時,就以“精品+經典”的目標來塑造自己的出版格調。 最初設立的五卷本包括五個體裁:小說、散文、隨 筆、雜文、詩歌,每一卷的選篇主編都是當時在文學領域卓有建樹的期刊主編或者文學評論員,他們從自己獨到而準確的視角出發,將當年度發表過的文章精讀、細讀,然后將最符合“太陽鳥文學年選”要求的文章選入其中,力求將年度最優秀的原創文學作品客觀、公正地呈現給讀者。2001年,出版社力邀文化部前部長、著名作家王蒙做這套叢書的主編,更是讓叢書的影響力大幅提升,讀者的認可度和購買欲也更加強烈。2002年,中、短篇小說開始各自獨立成卷,正式奠定了“太陽鳥文學年選”六卷本,即《中國最佳詩歌》《中國最佳散文》《中國最佳雜文》《中國最佳隨筆》《中國最佳短篇小說》《中國最佳中篇小說》的樣式,直到今日。

      屹立市場20年,“太陽鳥文學年選”之所以獲 得了業界和讀者的高度認可,非常重要的原因就在于它有一支高水準的編選隊伍。自2002年以來,王蒙親任叢書總主編,高屋建瓴地把握整套圖書前進和發展的脈絡。各分卷主編都是國家級文學期刊的主將、文學出版領域的領軍者、文學批評領域的專業理論家,他們立足文學領域高原,以貼近中肯的視角審視文學創作的發展及成果,選出其中的精品佳作。

     “太陽鳥文學年選”就是這樣的存在。20 年來,“太陽鳥文學年選”叢書已累積成為一部多達119本, 涵蓋幾千部文學作品、三千多萬字的文學寶庫。收錄了包括楊絳、史鐵生、余光中、梁衡、王充閭、陳四益、 李國文、賈平凹、鐵凝、余華等幾千位當代知名作家的作品,以及眾多著名藝術家、評論家和文學新銳的作品,內容豐富、陣容強大,幾乎囊括了改革開放以來的中國當代文學版圖,入選作品無論在反映生活的深度和廣度、抒發思想感情的生動性和豐富性,還是在反思歷史的深刻性和復雜性以及藝術手法和風格的多樣性方面,都有令人矚目的成績。叢書力求在作家作品之外提供特殊角度和特殊視野,為觀察當下文壇所不可或缺。

      美好的東西總是讓人念念不忘,文章也是如此。 文學應該予人以美,包括語言之美、結構之美、具有韻律之美,更包括思想之美、情感之美、敘事之美,具有言之有思、言之有情、言之有恍若天成的啟示與靈性。“太陽鳥”20 年堅守一個陣地,非但在激烈的書業競爭中不被淘汰出局,反而生生不息、個性彰顯,是因為人民社團隊所付出的虔誠與熱血,為當代文學歷史尋找到了準確的精神坐標,為正在走向良性循環的中國文學發展留下堅實有力的見證,更為未來文化史家提供值得閱讀和關注的優質版本。

        2018 年,為了慶祝“太陽鳥文學年選”成功創辦 20 年,人民社匠心打造了“太陽鳥文學年選”的精選本,從最近10 年出版的“太陽鳥”文學作品中,精篩出反響較好的文學作品并重新成書。這一次選文的體 裁定位在“美文”,是以散文和隨筆選篇為主、雜文為輔的“太陽鳥”選篇的再次組合,因為差別比較大的緣故,沒有編入小說和詩歌。重新打造的精選本分別是《途經生命里的風景》《異鄉,這么慢那么美》《故鄉,是一抹淡淡的輕愁》《這世上的“目送”之愛》《歷史深處有憂傷》《愿陪你在暮色里閑坐,一直到老》《你所有的時光中最溫暖的一段》《那個心存夢想的純真年代》《一生相思為此物》《掩于歲月深處的青蔥記憶》《在文學里,我們都是孤獨的孩子》《藝術,孤獨的絕唱》《那個時代的痛與愛》。除《那個時代的痛與愛》 主題相對分散,其他本的內容風格都比較集中,包括對國內大好河山的贊美、對國外游記的抒懷、對故鄉親人的懷念、對歷史人物的文學解讀、對童年校園的追憶,還有懷人狀物、讀書談藝等,可以說涵蓋了生 活的方方面面,可供閱讀群體廣泛。王蒙繼續擔任叢書主編,這既是對“太陽鳥文學年選”經典篇目的全 面回顧,也是對主編團隊長期辛勤付出并堅守陣地的首肯,更是新的一年里饋贈給長期關注“太陽鳥文學年選”的讀者的禮物。

      文學年選對于專家來說,是文學流年的歷史見證,是對作品流變過程的分類賞析;對于廣大讀者而言,是一部萃取提純后的文學精華,是開懷享用的精品盛宴。今后,“太陽鳥文學年選”將返璞歸真,更加專注讀者視角,走大眾化的閱讀路線,貼近現實,關注生活;繼續凸顯鮮明的人文關懷。既注重作品個性化的心靈感受,又注意個人體驗中所折射的人文情懷; 既關注文學的人性化感受,又提振當下觸動國人心靈的時代精神,始終保持純文學的宗旨不變,更精確地提純現實的生活和作家歷史視野中的生活。(撰稿: 趙維寧

  • 發布日期:2018-06-13 共2281 人瀏覽
重庆欢乐生肖怎么玩